陈华 上海长宁区周家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

2019年03月18日 1813 0




5b875b561315c.jpeg


  30年前我选择做一名外科医生,20年前做了一名社区医生,今天我是一名家庭医生,这条路虽然走得很艰辛,但我很庆幸自己的选择,因为做好一名家庭医生,这不仅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

  2008年,上海长宁区开始试点家庭医生制度。我负责的居民小区叫“春天花园”,是一个来自29个国家的近4000位居民的国际化小区。初进社区时,我没有什么人脉,心中是期待又是忐忑。为了解社区高血压和糖尿病病人数,那时我做得最多的就是每天在社区奔走,拜访陌生居民,打N多个随访电话,遭到无数拒绝,有的居民把我当成推销保健品的阿姨,最惨的时候被小区保安当成贴广告的小贩,我感到无比的失落和沮丧,我忍住委屈、忍住眼泪,努力调整自己。不久,机会来了,居委会组织小区里的老年人旅游,我主动要求做了随团的保健医生。早上7点,49位居民全部上了车,我微笑着向大家介绍自己。然后,从车开的那一刻起,直到居民下车看景点,我都在不停地和他们聊天,聊家庭聊健康。中午进餐时,每个餐桌旁兜了一圈,及时提醒:“张大妈,您有糖尿病,米饭吃半碗哦”;“李老伯,您血脂偏高吗?红烧肉少吃点哦”。旅游结束时,许多居民都说“今天懂了不少有关吃的学问”。回到家,精疲力竭,我先生问我看了什么景点,我全然不知,只知道今天发现了9个糖尿病人、16个高血压病人,认识了49位居民朋友,也让他们认识了我。记得三八妇女节那天我脱去白大衣,穿上时装和阿姨们一起走上舞台,秀秀身材,亮亮舞姿、阿姨们夸我可好看了。就是这样,从49位居民、49个家庭开始,现在我签约2000余人,发现并建高血压654张、糖尿病168张,终于收获了居民的信任与尊重。

  2011年4月,上海市第一个家庭医生工作室——“陈华工作室”成立了,从此我不再是孤军奋战,在这个工作室里,有医生、有护士、还有社区志愿者。我们正探索着家庭医生服务新模式,说起来很简单,大家只要记住3个数字--“1、3、5”:第一个数字就是“1”个中心,即以社区居民健康管理为中心;第二个数字就是“3”个协同,(为更好的管理和治疗慢性病病人)即与全科团队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协同、与二三级医院协同、与社区协同(街道、居委会);第三个数字就是“5”类服务,即预约式服务、互动式服务、跟踪式服务、关怀式服务、监测式服务。随着工作室的成立,对慢性病病人的服务内容越来越多,慢病预防、慢病养生、营养指导、心理咨询、合理用药等。为更好地管理好这些慢病病人,我利用业余时间,完成了健康管理师、高级营养指导师和心理咨询师的专业课程学习。此外,我们还开通了“陈华热线”,有时居民一个电话,第一时间我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有时帮助他们做一件事,并不是出于高尚的目的,只是为了自己心安。

  在我签约和管理的病人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糖尿病足行动不便、高血压中风长期卧床出现褥疮的病人,他们需要经常去大医院就诊,却又无法一次性解决,为了帮助这些病人,我们长宁区和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外科联合开设了社区远程会诊室,在社区我们帮助病人完成清创换药工作,方便了患者和家属。

  记得社区里有位周老伯,他患高血压糖尿病30余年,在上级医院做了膀胱肿瘤切除术,术后每个月都要去该院换膀胱造瘘管。每次都是老伴和女儿陪同,乘救护车前往医院,留院观察,救护车往返,子女请假,费用不少,我了解到周老伯的情况后,联系了上级医院的泌尿科医生,他指导我操作,我们共同为周老伯制订了方案,以后我定期上门为老人换管。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逢我上门服务的日子,周老伯总是穿戴整齐,在家门口等候着我。我无法忘记,每次我离开周老伯家,走出他家的那幢楼,抬头总能看到周老伯正用他那痛得难以站立的双腿支撑着身体,挥动着手臂跟我道别的情景,其实,我知道,他白内障的双眼,根本看不清楼底下的我。我更不能忘记,周老伯临终前仍不忘叮嘱老伴给我挂个电话,算是告别……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去看有高血压的周老太。有一天,老太太对我说,大便有血,我马上为她进行肛指检查,指套上沾满了脓血便,这是一个不好的征兆!我立即和上级医院联系,绿色通道,双向转诊,周老太住进医院,诊断直肠癌。术后的化疗期,我经常去看望她,却发现她表情冷漠,独自发呆,很少感知和回应周围人们对她的关心,我担心她胡思乱想,便经常开导他。有一天走出她家的门,外面雷鸣电闪大雨倾盆,我穿着雨披,正行驶在斜坡的马路上,突然前面有个逆向的骑车人,我突然刹车,扑通一声,我重重的摔在地上,我半天爬不起来,被一个好心的阿姨扶起来,我脸上和嘴上的血被雨水冲刷着,双膝处的裤子也破了,我忍着剧痛,推着摔坏的自行车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单位,在换药室里,我自己进行双下肢清创,然后对着镜子给脸部清创,包好纱布,带上口罩,因为下午我还有80人的健康教育课。下午我的助理推着轮椅车,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到坐轮椅的味道,来到老年活动室,为了掩饰自己,我扶着墙壁,慢慢地,慢慢地移动到讲台上,我开场白:“各位老朋友,新朋友,我今天感冒了,为了保护你们的健康,我只能戴上口罩……”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的一只眼好像被一条黑色的幕布遮住了,我来到眼科,医生说:视网膜脱落。当我从手术间出来时,周老太带着好多居民迎上来,她拉着我的手说:“闺女阿,你可不能倒下啊,我们这帮老人还等着你呢!”瞬间,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岁月积淀、点点滴滴,感情的纽带把我和他们牢牢的连在一起。在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每个日子里,我的内心都是快乐、充实、有价值的,家庭医生这份工作让我懂得了:人的生命因为被需要才有价值,而人的价值因为付出才会升华。

  如今,在上海,已有数百个家庭医生工作室成立了,很多家庭医生工作室都配置了先进的设备。当我开着标配的新能源汽车、带着年轻的团队医生、穿着统一的制服、拿着家庭医生多功能专用包时,作为一名家庭医生最重要的价值感与成就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