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全科医学

加拿大家庭医学的实践与发展

分享到
时间:2017/6/1 14:36:06  作者:Howard Bergman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92  评论:0

本文作者:Director and Professor of the Department of Family Medicine of McGill University of Canada(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家庭医学系主任、教授)

我非常荣幸能够受邀来到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加拿大的经验。针对医疗系统,全球21世纪面临的挑战有:人口老龄化、慢性病、技术发展、成本控制、全球医疗。在加拿大很重要的医疗转型就是急性病到慢性病的转移,在很多其他国家也有这样的转型,之前是由一个机构提供,现在是网络单点到多点医疗机构提供,包括社区和家庭的康复、护理。从单一的专业人士到整个医疗的专业团队负责,人们的期望越来越高,还有患者、家庭的参与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医疗卫生变得越来越复杂,而且相互依赖性越来越强,某种程度上不确定性也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高,政府也需要进行控制。

众所周知,初级保健是可持续医疗系统的基础所在。有研究显示,与有优良专科医疗但初级保健薄弱的医疗系统相比,有非常强大初级保健基础的医疗系统更有效和高效,且有全面照护能力的初级保健系统能够减缓医疗费用的增加。为什么初级保健是面向未来的方向呢?因为在很多国家,患者首先接触的就是初级保健,90%以上的患者与医生的接触都是先通过初级保健;具有最好的培训和设备以应对社区中的慢性病和复杂疾病患者;具有最佳的位置以促进健康和防治;最有能力处理心理健康问题;以患者为中心。

大多数的患者并不是在医院,绝大多数甚至不去医院,这也是为什么说家庭医生和初级保健人员是非常重要的。在安大略省每日有13.7万人对家庭医生进行访问,5.4万人就诊于专科医生,只有3 000人最终进入医院。魁北克省的医疗之家是从2000年开始设立,目前覆盖50%的人口,未来五年会覆盖80%~90%的本地人口。医疗之家是由医生、护士和初级保健人员组成,以患者为中心,患者和社区主动参与;每个患者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每位家庭医生都有限定的患者群;以团队为基础,跨专业、跨学科合作,家庭医生与护士、初级保健医师一起工作;全方位地提供健康促进、预防、慢性病管理;确保与社区其他医疗服务及专科医疗服务间的协调和协作关系等。医疗之家的关键因素有:(1)医患信任关系;(2)主动全面的照护;(3)基于慢性病的合作医疗模式;(4)初级保健医生、护士及其他卫生人员对患者的持续照护。

伊丽莎白女皇医院是拥有20人的家庭医疗集团,有2 500名注册患者,患者有自主的选择权,他们可以看任何的家庭医生;有电子病历,与其他大学的医院以及州政府、省政府的数据库紧密相连;有12名护士,还有一些护工,他们有条件为患者提供服务。这家医院工作日每天开放12 h,节假日每天开放8 h,他们希望尽量不把患者推荐到医院去,可以进行现场的X线检查、静脉滴注抗生素、通气治疗、基本外科手术及与大学医院签署合约的迫切成像和快速咨询服务。

医疗之家在过去15年的发展,作为初级保健的基础和在复杂医疗体系中的关键整合因素,现在已经受到居民和政府的认可。目前60%的家庭医生已经覆盖了45%的人口,在接下来的5年,相信覆盖率会上升到80%。在慢性病管理中,需要循序渐进地转换模式。现在在基础医疗方面,政府也在加大投资,如果医疗之家接受的患者越多、注册的患者越多,那么相应会得到更多的政府投入,包括增加执业护士、社会工作者、药剂师。政府在不断提升医疗之家水平,同时鼓励人们尽量到医疗之家就诊、看家庭医生,而不是去看专科医生,这样可以节约很多的时间,同时可以有效地配置医疗资源。更为重要的一点,加拿大家庭医生的补贴和工资都是由政府发放,同时由政府对家庭医生进行全面的管理。现在就是双重责任,家庭医生必须要为患者负责,必须要保证人口的安全、卫生健康;要确保与政府、民众的利益息息相关,要以最高性价比的形式出现。

麦吉尔大学家庭医学系的宗旨是促进魁北克省以及加拿大乃至国际人口健康和医疗体系的可持续发展,其实现途径为:(1)培训住院医生和医学生,使他们想致力于医疗之家的初级保健;(2)推进初级保健机构的自主创新;(3)开展研究和学术活动,包括新知识及其应用、研究人员培训;(4)推进课程改革和教育科研,包括培训教育者;(5)从事国际和全球健康。家庭医学系是麦吉尔大学最大的部门,目前主要负责蒙特利尔和其他3个地区城市的200个住院医生,另外目前正在与深圳合作,以期形成全面的相互学习过程,保证在每个环节上都能互帮互助。

初级保健作为可持续医疗体系的基础,从达成政策共识到实施面临的挑战有:(1)政府的政策和投资、大学的认可、公众的认同;(2)初级保健必须发展为对人口负责、社会负责的医学专家模式;(3)强大的家庭医学大学院系和培训方案;(4)有很多选择方向,但没有简单的解决方式;(5)模式不能被完全复制。但对于所有的人来说,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要共同携手合作,找出基础医疗合作中最为重要的原则,共同打造团队、互相学习,同时能够一起进行综合性的研究,能够对现有的创新项目进行规划,最后达到信息的互换,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改善,谢谢大家。

 

Howard Bergman.加拿大家庭医学的实践与发展[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13):1487-1488.www.chinagp.net]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 版权所有 2007 Chinese General Practitioner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5034767号-1
Powered by OTCMS V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