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全科医学

基层医生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分享到
时间:2016/4/8 11:56:35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881  评论:0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在70%左右的地市开展分级诊疗试点。分级诊疗成功实施的关键,在于基层医院是否可以提供相应的医疗服务能力,这将主要由基层医务人员来完成。但据了解,目前基层医院普遍存在人才匮乏、服务能力薄弱的双重制约。也就是说,要提高基层的医疗服务能力,人才是关键。那么,究竟基层医院需要什么样的医生?什么条件能够让基层医生既能被引进来,又能留得住?让我们听听基层医生的心里话。

 

期待能力可更强

32岁的蔡青是内分泌科室的医生。通过事业单位招聘考试,去年他离开了工作5年之久的兖矿集团下属的杨村煤矿医院,来到山东济宁市兖州区中医院(二级医院),完成了他职业人生的一次“转型”。

“杨村煤矿医院属于企业医院,不享受财政拨款。这两年煤炭行业不景气、企业效益差,医务人员的收入也直线下降,我的工资从刚毕业时候的月入3000元下降到1800元,还要负担1700元/月的房贷,所以果断选择了‘逃离’。”蔡青告诉记者,待遇下降只是造成他“逃离”的直接原因,“想成为一名更出色的医生”才是他选择离开的根本原因,因为原单位几乎不具备成长的空间和土壤。

其实,在2010年蔡青刚毕业时,杨村煤矿医院的效益还不错,周边群众也有不少来医院就医。但随着杨村煤矿的日渐没落,以及农村医保政策的日渐完善(农民在杨村煤矿医院就医不能享受报销),杨村煤矿医院的患者慢慢就只剩下一些矿区的爷爷奶奶了,年轻人一般都直接去了更好的医院就诊,甚至于该医院的医生家属也不愿意来这里看病了。蔡青也越发清闲下来,“在学校学习的知识和技能也慢慢生疏下来,有些竟然忘记了。继续这样下去,自己可能就荒废了。”

于是空闲的时间,蔡青开始准备研究生考试和事业单位招聘考试。在2015年,通过事业单位招聘考试离开杨村煤矿医院的,除了蔡青,还有另外两名年轻医生,他们都去了较原单位更高级别的医院。

新的单位不管是待遇还是患者数量都有了明显的提高,这多少让蔡青有些欣慰。毕竟,一名医生的成长是通过不断地诊治患者来实现的。这个过程还需要医生接触到更为先进的诊疗技术,因为先进的诊疗技术,有利于医生对病情做出准确判断并给出合理的治疗方案。

“但现在众多的基层医院,尤其是一级医院,患者寥寥,医院的设施设备落后,医生的水平资质平庸,这些因素都让基层医院的发展陷入到恶性的循环中,要么人才引不来,要么留不住,最终结果还是基层的医疗服务能力差。这种情况下,医生并不真正具备分诊的能力,分级诊疗也就成为空谈。”蔡青说,一直以来他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所以从未懈怠对医学知识和技能的学习。现在,他依然行走在积极学习的路上,以备在合适的时机继续“成功一跃”。

希望收入增幅加大

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的马龙(化名),已经在北京市大兴区旧宫医院工作了10年。

他是土生土长的大兴人,所以当初毕业时选择了离家较近的一所社区医院。可10年下来,对工作的诸多不满意,逐渐消减了他当初的这份“恋家情结”。

马龙高中时最要好的两个朋友,分别就职于两家不同的科技型公司,现在他们已经是公司的业务主管之一,月均收入均在万元以上。身为部门主任的马龙,在行政职务上,也算是“领导者”之一,但月均4000多元的薪水,总让他在两位好朋友面前“很没面子”。

“有时候也觉得,职业不同,直接去比较收入似乎有点不合理,但不管是哪种职业,其基本的生活需求总是相似的。如果不是因为家里有房,孩子又有父母帮忙照看,这点收入肯定是没有办法把我留在这个工作岗位上的。”马龙向记者感慨,和他一起毕业来到旧宫医院的一位同事,3年前跳槽去了私立医院,“因为在做医生的理想面前,每个月3000多元的房租以及儿子2000多元的幼儿园学习生活费,更为真实一些”。

没有房贷,没有车供,甚至不需要在家做饭而直接去爸妈家蹭饭的生活,是很多同事羡慕马龙的地方。早些年,马龙也以此为傲,可渐渐地他已经羞于将这些“优势”说出口了,因为他慢慢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啃老族”的一员。

“众所周知,基层医院在慢病防控和常见病的诊治方面,优势明显,比如报销比例高,排队不用那么久等等。可这些优势的发挥,需要基层稳定的人才队伍作为保障。人才队伍的稳定,首先需要待遇的肯定,比如我们社区医院,我认为我们的待遇增幅加大些才比较符合大家的预期。那些外地来的大学毕业生,在没有住房保障的情况下,才能保证有尊严的生活。”马龙告诉记者。

让马龙对工作不满的另一个原因,是目前多数医院实行的“大锅饭”管理体制。“比如在我们医院,日均预防接种的人有300多,而在魏善庄等医院日均接种人数大概只有30多人,可最后医务人员的收入相差寥寥。这种多劳不多得的现象,必然打击医务人员的积极性,而积极性受挫,也自然会影响医务人员的诊疗能力,进而影响患者对医院的满意度。”

所以马龙的愿望,是社区医院能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薪酬分配体系,让他能够安心地在社区医院做医生。

但愿尊严更有保障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某医院急诊科医生曹为民(化名)看来,对基层医院而言,提升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和诊疗水平,比解决人才匮乏的问题更为迫在眉睫。

“很多医学毕业生几乎没有临床经验就来到了基层医院工作,而基层医院本身服务的水平较低,这些新招聘来的大学生得不到较好的临床指导,就只能靠自己的摸索来提高技能,这样提升的空间小还容易走弯路。另外,因为基层医院招聘的人才既有大专生、本科生,也有研究生,本身培养的差距就很大,如果工作后继续提升的空间受阻,往往就造成了‘留下的人干不好,有能力的人留不下’的状况。”曹为民认为,基层最缺乏的其实是有能力的医生,“这不能笼统地等同于基层医务人员匮乏”,如果服务能力不提高,仅仅靠增加人数并不能解决基层医疗的短板问题。

基层医生能力提升得慢,曹为民认为一方面是限于整体水平较低,另一方面则是太多的行政事务占用了医生的时间。“比如我们,至少要有30%的时间用来应付各种检查,以及建立健康档案等等非临床医学工作。而在私立医院,则只需要专职做好临床医生的工作。”

其实曹为民本来也是一所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后来经过努力被借调到区里的医院,工作环境较乡镇医院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曹为民的梦想,其实是做一名更有尊严的临床专职医生。

作为急诊科医生,所要接诊的大都是病情危重急的患者,因而患者家属情绪失控的状况时常发生。这种情况大都是家属并不了解科学治疗的原则,因为患者情况紧急又听不进去医生的解释,结果就向医生吵闹起来。工作8年来,曹为民被患者家属殴打已经发生了两三次,辱骂的次数更多,可最让曹为民伤心的并不是患者家属,而是医闹事件发生之后,医院领导为了息事宁人往往还要让医生去向患者家属道歉。

“我特别想成为一名有尊严的医生,这样即使苦点累点也觉得有价值。现在,我们拿着和多数工种差不多的工资,劳动强度却是它们的1.5倍(平均每周工作时长60小时是常态),所以每次医闹事件发生之后,我的心情就会低落好几天,甚至想辞职离开这个行业。”说这些话的时候,曹为民的声音忽然变得慢悠悠的,有些哽咽。

作者:刘喜梅 

来源:人民政协网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 版权所有 2007 Chinese General Practitioner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5034767号-1
Powered by OTCMS V2.2